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一堂生动的法理课
一堂生动的法理课

一堂生动的法理课

今天的刑总课仍然在阶梯教室和法制组一起合班上课,由於已经不是第一次在那边上课,我对於事前的准备驾轻就熟,老闆陈湘宜老师也没有特别要交代的;根据过去经验,一大早待在老师研究室也没发生过什么好康,跟老师说一声后,我便拿着讲义和我的包包提早往阶梯教室出发.

  比我早进教室的其实有不少人,有些同学懒洋洋地在吃早餐,有些则趴在桌上补眠。

  找位置坐下后,我的目光则集中在讲桌正前方的公妈位。

  那个位置在上一堂课是被柯俊毅抢走的,毕竟如果有什么沙必斯,坐在那边往往离案发现场最近,可以牢牢记得上课时发生的任何场景和案例;以前在小教室时,则是何心瑜的专用席,现在柯俊毅和他们家的母老虎还没来,那个位置当然就完璧归赵回到何心瑜手中。

  距离上课时间还有二十分钟左右,教室中座位稀稀疏疏,难得有左右相邻位置同时坐着人,所以何心瑜和她隔壁的同学不免引起我一番注意。

  哈,我想起来了,照这个身形,应该是放寒假前我就见过的,同校外文系、传说中何心瑜的神祕男朋友!其实也没什么神秘不神秘的啦,班上身材和样貌数一数二的女同学被外系同学把走,我们这些人形畜生当然会在私底下议论纷纷,坦白讲就是羨慕忌妒恨啦!何心瑜自从对刑法总则课产生高度兴趣,卸下以往那个心机妹的防备之后,整个人在班上的评价可说是扶摇直上。

  她外表本来就丰满可爱,本质里又是天然呆属性,加上一双跟食量成正比日益成长的F罩杯巨乳,虽然身高不高,这辈子是当不上模特儿了,但是如果能和她当男女朋友或甚至夫妻,任何男性都不可能拒绝的。

  我求心安地随手摊开刑法通论─封面只有黑白两色的教科书,彷彿即使没用功念书,光是这个动作,已故的作者林山田老师就会保佑我一般,我趴在桌上,眼光放在何心瑜情侣档身上,用眼神温柔地守护他们刚刚萌芽的爱情。

  不过随着教室内人潮逐渐坐满座位,这小俩口却连一次交谈也没有是怎样?
  我注意到男方似乎有主动向何心瑜做些拍肩、询问的小动作,但是何心瑜完全没搭话,看起来就像在生气。

  「鸡巴平,今天没帮太后拿包包啊?」

  我的麻吉柯俊毅总算来了,一进教室就大声嚷嚷,几乎每次看到我都有新绰号可以叫。

  我无奈地耸了耸肩,心里还在为何心瑜担心,不知道他们两口子发生什么龃龉,要不要让专业的两「性专家」─我来帮他们排解。

  回想跟陈湘宜老师认识到现在,冷战、相互不爽的经验几乎跟我们性交的次数一样多了,那次不是床头吵床尾和?连陈湘宜老师这种强势到不行的女强人都能搞定,哈哈,你们这新婚夫妻一定要好好学会我的御妻之道,就是「窝囊」、「退让」、「吞下去」!干,现在想想,不管是老师误会我,还是我误会老师,甚至是老师莫名奇妙的发飙,好像每次都是我先退一步的…反正彼此有不爽,男方先反省、认错就对了,就算男生真的没错,也要体谅女生每个月总有那件烦死人的事会搞到她们情绪不稳定。

  何况,为了维持家庭合谐,吃一点亏根本就不算吃亏啊!「鸡巴平,何心瑜隔壁那是谁?」

  柯俊毅坐到我身边,和孙鑫淼学长一左一右把我夹在中间,柯俊毅坐在我右边,他右边则是诽闻对象─本班班代姚雨葳,这对奸夫淫妇现在愈来愈不懂得避嫌了,竟然连上课都直接比邻而坐,倒是不知道柯柯毅告白了没.

  「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她男朋友。」

  一察觉到我们的对话可能往八卦的方向发展,我的睡意全消,连忙从桌上爬了起来。

  「看起来一表人才嘛,难怪可以获得我们辣妹曾根的芳心。」

  柯俊毅瘪了瘪嘴,一副肥水落得外人田的不屑,身边的姚雨葳听到日本女大胃王「辣妹曾根」

  的名号则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

  「靠北啊,你不要给人家乱取绰号,人家这样好好一个青春少女,被你这样一叫还要不要嫁人啊!」

  我手肘顶了顶他胁下,示意他给我乱取绰号没关系,对本班班花候补则是尊重一点好。

  「更何况,她比较像Moeazu啦。」

  我补充道,早就发现童颜巨乳的她跟日本的大食量秋叶原偶像有像到。
  「科科,不这样吃怎么维持那双『胸器』…」

  柯柯毅继续嘴贱,察觉到他身边贫乳臭脸美少女姚雨葳眼中的杀气,我眼珠子转了转,暗示柯柯毅小心一点.

  不过已经来不及了,在无长胸的班代面前提及她心中最大的遗憾,姚雨葳已经捏着柯俊毅的耳朵转了好几转,让他发出「以爹爹爹爹爹」

  的叫声。

  唉,小俩口就应该像这样子打打闹闹,我看了看柯家夫妻那幸福到不行的白痴样,在心中问道:「何心瑜你到底是怎么了,难道是房事不顺?」

  转眼间陈老师进教室了:「我们上周提到『评价上一罪』,分为一行为和数行为两种,其中数行为者有『收集犯』、『贩卖犯』、『散佈犯』等等,一行为者则有?」

  老师把回答权交给全班。

  「接续犯、继续犯、加重结果犯。」

  几乎连法制组全班也异口同声回答出正确答案,证明老师的上课方式有其魅力及效果。

  「很好,今天我们继续来讨论属於数行为的评价上一罪─『结合犯』。
  」

  在老师讲述的过程中,何心瑜的男朋友还是多多少少想讨好何心瑜,从他陪她来旁听刑法课的这个动作更可以看得出他想要示好的意图,但是何心瑜完全不理他,有时甩开他的动作还颇大。

  唉,这就是何心瑜不对了,老公都已经那么退让了,还不赶紧把握机会修补关系.

  老师也发现何心瑜的异状,问道:「何心瑜,干嘛带个墨镜?」

  咦?坐在她们后方遥远处,我可没发现她这么骚包,竟然带个配件啊。
  何心瑜答道:「长针眼。」

  呵呵,我们平常乱摸乱看,尤其是何心瑜的身体都被我们贼头贼眼地看过了,没想到我们还没遭到报应,苦主倒是自己先长出针眼啦?不过说实在的,长针眼是身体抵抗力差,跟什么乱看一点关系都没有。

  老师把眼睛凑到何心瑜面前仔细一瞧,本来还带着微笑的脸庞瞬间僵硬,敛起笑容瞪了坐她隔壁的男朋友一眼,何心瑜男朋友也刚好在此刻低下了头,不敢面对老师的眼神,气氛诡谲到不行。

  「刑法在处理数行为的评价上一罪的部份,立法者创设出一些罪责更严重的态样,例如说,强制性交而故意杀害被害人,这包含强制性交和杀人两个行为─强制性交是7年以上的刑责,杀人则是10年以上的刑责,合并后的强制性交故意杀被害人罪则变成死刑或无期徒刑的超级重罪,这就是加重的态样。」

  「要注意的是,强制性交和杀人本来就是刑法禁止的,分别评价即已成罪,创设强制性交而故意杀被害人,即刑法226之1条:『犯第二百二十一条、第二百二十二条、第二百二十四条、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或第二百二十五条之罪,而故意杀害被害人者,处死刑或无期徒刑;使被害人受重伤者,处无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是在刑事政策上的吓阻。

  」

  「不过也有人吓不怕就是了,请google温焜龙,可以发现他是如何连续强制性交而故意杀被害人,甚至奸到一半被警察逮捕,以及法官张珈祯怎么引用圣经帮他辩解减刑的匪夷所思新闻。」

  老师发出无可奈何的苦笑。

  「当然今天不会有同学被强制性交然后故意杀害,我们先请小平到前面来。」
  靠,不是要徵求志愿者吗?我看很多同学手都举一半了,怎么变成直接指定,老师您这样不行,有围标绑标之嫌。

  「何心瑜你也过来。」

  咦?人家长针眼还要上台示范,老师您让她多休息啦。

  我往老师丢了一个狐疑的眼神,她却马上用一个「你不懂啦,听我安排」
  的鸡巴脸回应我。

  「假设小平现在要强制性交何心瑜。」

  老师说着已经在何心瑜的半推半就中剥掉了她的外衣外裤,只剩下丰满的大腿间那件小巧可爱的粉红色内裤,但是罩住她硕大上围的那一件可怎么都和可爱扯不上关系了,我只看到一件被白嫩的乳房脂肪组织撑满到几乎炸开,款式老气的胸罩,这就是大胸部的痛苦吧,很难找到可爱的内衣来搭配丰腴的上围。
  听到这样的指令,看惯了的法学组是习以为常,偶有所闻的法制组也不太意外,但何心瑜她男朋友可大大吃了一惊.

  从来没听过这么荒谬乖诞的上课方式,换作是我,听到女朋友要被别人强制性交,应该也会身子暴起好好抗议一番。

  不过他只是身子振了振,然后瞪大眼睛表示惊讶而已。

  我自己认份地脱了个精光,何心瑜的男朋友则鄙夷地看了我一眼后皱起眉头,毕竟我胯下的凶器可不是普通尺寸,要是真的捅进何心瑜小穴内,倒有点「onceyougoblackyounevergoback」

  的味道,除非他比我大支。

  在我脱光后,何心瑜无奈地躺在讲台上。

  我忐忑地靠近她可爱的身体,想到上学期我在昏暗的空教室吓唬她说要强制性交,最后反倒是她兽性大发为我服务,不但帮我打手枪、口交,还吞下了我不少的精液,想到当时的危急还有心理上的刺激,我的小小平对着眼前玉体横陈的何心瑜勃起了。

  从来没有想过那次之后我还有在教室内染指何心瑜的机会,我几乎是一路抖着手指要去脱下何心瑜的内衣,而何心瑜因为男朋友在场,显然也陷入两难,一方面想要抗拒我的举动,一方面又不想得罪老师,毕竟上一次好不容易我们才用老师精湛的教学方式还有我控制自如的胯下让法制组佩服,如果这次连我们自己法学组的同学都不配合,那之前的努力就成空了。

  於是我试着去轻轻脱下何心瑜的胸罩,她也不时看着她脸色大变的男朋友,一边不至於太明目张胆地抵抗。

  没想到就在我和她拉拉扯扯的角力之间,我听到一声微小的「必剥」

  声,何心瑜眼睛睁得老大,一手倒是自己脱下了胸罩,另一手则按压住胸部,勘勘遮住两颗粉红色的乳头,然后将胸罩拿到眼前,仔细端详胸罩的背扣,几秒过后,她嘟着嘴轻呼:「坏掉了!」

  不会吧,我已经负债累累卖身给老师做长工了,看来又要多打几天工才能赔人家一件大尺码内衣了,可以用身体抵债吗?「小平你是故意的吗?简直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老师疑惑地向我歪了歪头,然后接着道:「强制性交往往包括了对衣物的毁损,对行动自由的控制,甚至对身体的伤害。」

  「大家说说看,强制性交算是结合犯吗?」

  老师走到讲台下与同学们互动,也很自在地把手放在何心瑜男朋友的桌上。
  「算?」

  柯柯毅皱着眉头试着回答。

  「不算喔。刑法上,我们把对行动自由的控制还有性交的行为创设成强制性交这个罪名,妨害自由是犯罪,但性交本身并不犯罪,所以强制性交不能算是结合犯的概念。结合犯和加重结果犯最大的不同就是结合犯是对於两个构成要件都有认识和意欲,且结合犯本身的诸行为在刑法上本来就必须处罚,像强制性交本来就是犯罪,杀人罪也是犯罪,强制性交而故意杀被害人就是结合犯的一种. 加重结果犯则是对於主行为有故意,『副产物』的加重结果则仅有认识,却没有故意要其发生的本意。

  」

  靠夭,老师,这边太难了,我好像有点软屌。

  猜到我在心中的OS,眼睛更彷彿虚脱了般地转个不停,像网路游戏「全民打棒球」

  里体力几乎归零的投手衰样,老师微笑了一下。

  「那接下来小平你可以插入了。」

  哇咧,其实我也没想到会走到这一步耶,我跟何心瑜已经是超脱友情和奸情的好朋友,虽然我对她的巨乳非常有兴趣,但在人家男朋友面前NTR这种夭寿事我却是怎么也做不下手的!加上何心瑜戴了个墨镜,要我去干她,就好像找视障人士按摩,搞到一半强奸人家一样,这么残忍的事我连想都不敢想。

  何况,淫人妻女笑呵呵。妻女被淫意若何?像我就打定主意如果以后有机会跟姚雨葳或韩莹莹示范,我也一定会在心中想像李蒨蓉和劳乃慧的嘴脸让我自己软屌,我绝对不动同学的女人,也希望老师尽量不要在我面前被别人骑走,那可是椎心之痛!「老师,我…」

  几乎是同时,我和何心瑜都面有难色的做出小小的抗议.

  「你怎样?」

  老师歪着头,站着三七步问我。

  「我好像有点硬不起来。」

  我睁眼说瞎话地抗辩,其实想起眼前这个几乎全裸的天然呆美少女曾经吞下我的精液,现在又跟性器交合只有一线之隔,即使刚刚设身处地地不想当着人家面NTR导致小小平有点变软,其实我现在的肉棒还是有八成以上的硬度。
  「那现在还硬不起来吗?」

  陈湘宜老师走了过来,握住我半硬半软的阴茎轻轻套弄,让包皮退下,露出整个龟头.

  我眼里看着何心瑜的少女身体,阴茎感受着老师温柔小手的细心对待,不到几秒钟时间,我的小小平又变得战斗力十足。

  「你呢?」

  老师一边握着我的阴茎,一边转身询问躺在讲台上的何心瑜。

  「我男朋友在…」

  何心瑜发出比蚊子叫大不了多少的声音。

  「哼,如果只是为了配合上课而和同学性交就会分手的话,这种男朋友也没有珍惜的必要。」

  老师不屑地道。

  不过性交这档事从她嘴里说出来好像跟吃饭睡觉一样没啥大不了,我对这个天才美少女的价值观感到忧心。

  老师一手握住我已经胀到发疼的阴茎,一边牵引着我走到何心瑜身边,伴随严峻的眼神,老师竟只用另一只手,便轻松地剥掉了何心瑜最后一道防线─可爱的粉红色小裤裤,让我这个可怜的女同学只能一手遮住胸前,一手捂住下体,进退维谷地在脸上泛起红潮。

  「日系的学者在讨论法律行为的单数複数时,习惯以『罪数论』称呼这涵摄的过程;我们这些留德的则是以『竞合论』来讨论法条的适用,顾名思义,刑法的适用在某些情况可能产生竞合的效果。

  」

  老师边说着边去把何心瑜遮住两边乳头的右手臂拨开.

  当着男朋友面前把那双令人流连忘返的大奶暴露出来,何心瑜当然是本能似地赶紧再用左手横在胸前,但是这样一来就疏忽了更重要的部份,竟然让胯下那长着没几根毛的粉红色小馒头露了光。

  「顾得上面顾不了下面,总要选一个最重要的保护,看来何心瑜宁可保护乳房也要牺牲阴道。」

  老师一手还握着我的阴茎,一手又往何心瑜下体袭去。

  「不不,那边比较重要!」

  何心瑜赶紧双手捂着阴道口,不让老师再越雷池一步,这样一来那F罩杯的豪乳就堂堂正正失守了,匀称地随着何心瑜躺平而在胸前往外延展,就像两团可口的大麻糬,在顶端还点缀着蔓越莓般的粉红蓓蕾。

  「在众多该当的法条中选择最适合的一种,这就是『竞合论』的概念,用了这条法条,可能排挤到其他法条的适用,称为『法条竞合』。

  就像我本身是深绿的政治立场,但如果2016总统大选国民党推的是连胜文,我也只能忍痛割爱小英,毕竟连胜文的财经、法律专业是让台湾进步的动力,2016唯一支持连胜文!」

  「或者一行为也有可能是同时该当众多法条,若是行为单数,则只罚最重的一条,也就是『想像竞合』,若是数行为的行为複数,则进入数罪并罚的『实质竞合』。

  既然何心瑜经过竞合的结果选择要保护阴道,那小平你来插何心瑜的嘴巴吧,这样也是强制性交的一种.

  」

  老师从何心瑜的下巴轻轻使力让她的脸蛋微微扬起,一边牵引着我的阴茎就要碰到何心瑜的嘴唇。

  「老师,这边用强制猥亵进行也该当226条之1的构成要件吧,让何心瑜的嘴巴空着也许比较能让她好好上课跟思考。」

  即使是口交,我也觉得太对不起难得跟着女朋友来旁听的那位外文系同学,我心忖能不能用打奶炮矇混过去。

  「随便你。」

  老师说着就松开了对我阴茎的桎梏。

  我双膝着地,跪蹲在何心瑜胸前,把硬到不行的阴茎放在她的乳沟上,然后双手将她两大团的白嫩构造往我的阴茎挤,不禁讚叹她乳沟之深,竟然一转眼就让小小平整支不见,这可是在陈湘宜老师身上前所未见的新奇感受。

  我利用何心瑜柔软的乳房夹着我地肉棒往复套弄,当然不比口交或生殖器的交合舒畅,但是视觉上的享受和双手滑嫩的触感却带来另一种说不出的刺激。
  何心瑜的胸部就是人家说的那种一手掌握不了的胸部,我以掌心对准她的乳头轻握,竟然还有三分之一的部份掌握不了;而盈握住的部份,嫩肉更从指缝中溢出。

  我以掌心轻轻搓揉着何心瑜的粉红尖端,她虽然不想在男朋友面前失态,轻轻皱起的眉头和染上红晕的嫩乳在在说明了她被撩拨的情欲.

  我尽可能地把她的胸部往我的阴茎挤压,由於她胸前之伟大,我的小小平转眼间就隐没在她的乳房之中,时而整支阴茎深埋在她胸前感受那柔软,时而只露出红到发紫的龟头,狰狞的阳具和棉花般白皙乳房造成的对比,才是乳交给人最大的憧憬吧。

  正想赶快射精了事,靠乳交这样伤害最小的猥亵行为矇混过关的我,冷不防阴茎根部被另一只不属於我的手一把握住,我还没反应过来,只见因为害羞而瞇起眼睛的何心瑜也猝不及防地被捏住了腮帮子,进而把小口张了开来,就在我和何心瑜同时感到震惊的瞬间,我的背后又被人以全身的力量抵紧,毫无选择地往何心瑜的头捱近,加上阴茎受到强制力牵引,竟然就这样一路往何心瑜的小嘴进攻,直到龟头触及她柔软的嘴唇,然后被牙齿轻轻刮到龟头边缘,最后深埋入她的口腔中!这绝对不是我的本意,我虽然曾经佔有何心瑜的小嘴,还让她吞下了我的精液,留下值得回味再三的美好经验,但我绝对不想让她在男朋友前失态,我挣扎着就想要起身,但蹲了一阵子之后双腿无力,反倒打了个踉跄让龟头插得更深了。

  我扎实感受到有人在我背后以身体的力量捱紧着我,她以全身的力量将我的身体往何心瑜压制,同时她握住我阴茎根部的柔荑始终没有松手,同时另一只手也捏住何心瑜的腮帮子,我在这样子的姿势下本来就不好用力,除了无法抗拒之外,背后的那傢伙更利用她的身体往前往后,带动了我阴茎对何心瑜小嘴的蹂躏!不用说,背后那傢伙就是陈湘宜老师,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硬要在人家男朋友面前让同班男同学对他女朋友做出口交的侵入动作!我的背上可以感受到陈老师的C罩杯结实胸部,我的屁股后缘则接触着何心瑜的柔软巨乳,眼前则看着我无辜又好命的肉棒在童颜巨乳的女同学嘴里进进出出,我真想就在这样愉悦的触感和视觉享受中射精算了,免得又遭到什么奇怪的对待,对我或何心瑜都不好。
  「假设小平是基於强制性交故意,先弄坏了心瑜的胸罩、又施以强制力让她就范,然后先进行乳交的猥亵行为,最后则是以性器进入口腔达到强制性交既遂的结果,你们认为我们在刑法上要处罚小平哪些罪刑?」

  老师一边前后摇晃以带动我的身体肆虐何心瑜的口腔,一边发问。

  「只罚一个强制性交?」

  柯柯毅又率先抢答。

  「猥亵和性交性质相同,但是弄坏胸罩的毁损行为并非强制性交所必然伴随的结果,所以罚强制性交和毁损?」

  韩莹莹试着分析道。

  「很好!你们逐渐捉到竞合论的精髓啰。竞合论可以先区分成纯正竞合和不纯正竞合,纯正竞合包括行为单数的想像竞合和行为複数的实质竞合,不纯正竞合则再分为行为单数的特别关系、补充关系、吸收关系,行为複数的不罚之前行为、不罚之后行为。」

  老师得意地道,身体却仍然不晃会被撞到地上般地前后摇摆.

  便宜了我的小小平,竟然连动都不用动就可以享受口交的快感,但是何心瑜并没有主动配合,吹含吸舔抠一概阙如,她只是红着眼眶,逆来顺受地让我的肉棒在她双唇间进出。

  「强制性交罪本质上是保护男女的性自主权,与妨害自由罪,具有保护法益的同一性,所以关於妨害自由的部份,就不再另外处罚,这就是法条竞合之『特别关系』,仅论以强制性交罪。

  至於毁损的部份,学说上则有认为,强制性交当时所导致被害人衣物毁损,系强制性交行为『典型的并随现象』,故属法条竞合之『吸收关系』,也只论以强制性交罪。

  其实这边的什么特别关系、吸收关系,在学说上莫衷一是,甚至林山田老师还揶揄这是『浮滥至极的吸收关系』,老师只起个头,想要继续深入研究的同学请洽本校竞合论权威─柯耀程教授。

  」

  在老师的解说下我发现竞合论真的是难到哭爸,既要先区别行为单数複数,又要区别各种关系,还有什么实质竞合、想像竞合的,即使阴茎还在何心瑜嘴里享受满满的潮湿和温暖,我却因为头脑转不过来几乎软屌。

  「同学再来思考一个问题,如果小平今天为了强制性交何心瑜,还打了她,这在刑法上要不要另外论罪?」

  科,何心瑜那么可爱,我怎么可能舍得打她…老师说着冷不防地不再握着我的阴茎,也不再捏住何心瑜的腮帮子,但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摘去了何心瑜的墨镜,露出她早已泪眼汪汪的水灵大眼,还有眼眶边缘的瘀青!老师无缘无故摘去墨镜的举动当然会引起同学们的注意,何心瑜眼角的瘀青虽然不明显,却足以让人发现,教室内突然乱哄哄地不少人窃窃私语起来。

  「若是强制性交且故意伤害被害人,因为法律没有规定这样的结合犯,所以实务上以实质竞合,也就是『数罪并罚』处理,既要处罚强制性交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也要处罚伤害罪的3年以下有期徒刑。

  」

  老师坐在何心瑜男朋友的桌上冷冷地道,明明是在讲课,却彷彿只是要说给他一个人听。

  「但若只是强制性交过程中的伤害,即使有伤害的故意,但毕竟是强制性交行为『典型的并随现象』,所以以法条竞合的吸收关系处理,就不再论伤害罪。
  」

  「我认为我国的刑事政策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例如累犯加重其刑的规定;
  既然认为刑法能够教化行为人,最后他竟然一犯再犯、成为累犯被加重其刑,那是不是之前的法官量刑不当,没有让他获得应有的教化?况且以一个人过去的行为评价他这一次的行为,这还能称得上是现代国家标榜的行为刑法吗?」
  「不过我绝对相信的是,一个没出息到会打女人的人,打了一次一定还有第二次!」

  本来气氛就已经剑拔弩张了,老师讲到这里竟然失控地把手中的教科书往何心瑜男朋友的桌上重重一甩!靠,老师的意思是何心瑜眼角的瘀青是被她男朋友打伤的!大致听懂老师的话,班上同学基於对老师的尊重,还没堂而皇之的发难,但是曾经和何心瑜交往过的汤智伟,已经按捺不住心中的忿怒而站了起来,我这才知道,原来这么小的瞇瞇眼里也可以燃烧着惊人的熊熊怒火。

  陈湘宜老师没说些什么,只是摆摆手示意要汤智伟冷静,经过寒假那一次漂亮的协力作战,汤智伟也相信老师会还何心瑜一个公道,便乖乖坐下。

  不知道是所託非人的伤心难过,还是当着男朋友的面被人乳交、口交的羞耻感,让何心瑜从本来的抽抽噎噎啜泣,转而双手捂住脸庞稀哩哗啦地哭个不停,不过老师还不放过她,竟然又走了过去把她双腿狠狠掰开,露出阴毛稀疏的粉红色下体.

  「李逸平你还在等什么?」

  老师用前所未见的肃杀态度命令着我。

  「蛤?」

  我握着老二,不敢让它在这尴尬的气氛下变软。

  「用你的阴茎进入何心瑜的阴道。」

  老师冷冷道。

  「哇咧…」

  要我去干一个被家暴,还正在号啕大哭的少女,亏你想得出来!老师侧身在我耳际低声道:「对於夺走自己第一次的男人,女性还是多少有眷恋,要拯救何心瑜脱离家暴男的魔掌只能靠你了。」

  什么?何心瑜的第一次真的被这个打女生的畜生夺走了!干…我的心情就像女儿跟八嘎囧离家出走的老爸一样,不狠狠用肉棒教训一下艾莉怎么可以!不是啦,我是说,啊~~~我思绪好乱!直到老师明确说出她的想法,我才吃了秤砣铁了心,决定要帮何心瑜下定决心离开她男朋友。

  我跪到何心瑜敞开的双腿间,老师也把何心瑜的小阴唇往旁拨开,露出中间的小洞,果然是已经被男根进入过的姿态,不再是以前那个满佈层峦叠嶂嫩肉,密不可通的处女阴道。

  可怜的何心瑜,不知道她的第一次是自然发生还是被强的,很多女生都在半推半就下发生了第一次,甚至有为数不少是因为约会强暴才被破处的;要怎么在这个纸醉金迷、资讯爆炸的年代维持正当的男女关系可真是件难事,请女生朋友要好好爱惜自己。

  「老师,我,不要。」

  何心瑜边哭着边扭着身体,看得我都快阳痿,但是老师像恶魔般地在何心瑜耳边呢喃,说着:「他打了你一次就还会有下一次,而且你的月经周期也大幅改变,我猜是他内射后要你吃事后避孕药,而且好几次;一个这么不珍惜你的男人你还要跟他廝守到老吗?」

  靠夭,原来老师闻费若蒙判断月经周期这件事不是唬烂的。

  而且我这才联想到,原来上次何心瑜不舒服是吃太多事后药的副作用。
  老师边说着似是而非的道理,边示意要我赶紧趁机插入。

  「如果他真的愿意包容你在课堂上的付出,那才能证明他真的爱你,你就当这是个验证,如果他只因为这样就要跟你分手,也证明他只是这样肤浅的男人,早分手也好。」

  老师看我还没有动静,怒瞪了我一眼,又接着在何心瑜耳边道:「还是你讨厌小平,我叫别人代替好了。」

  靠,这是暗示,要是我不做,陈湘宜这变态还是会找别人做,而且我和何心瑜事实上已经有亲密接触过,死猪不怕滚水烫,要是再换一个男的来,事情还要搞到更尴尬,我看就这样吧,让我来担任这个艰钜的任务。

  刚刚被老师指桑骂槐了几句,还提醒他强制性交的刑期之重,何心瑜她男朋友有点心虚地乖乖坐着不敢造次。

  但眼见我已经亮出偌大的凶器跪在何心瑜双腿之间,不管是想继续把何心瑜当成禁脔,还是单纯维持男性的尊严,捍卫自己曾经播种过的祕境,他现在已经不能再坐视不管,「靠北」

  一声,马上长身而起,几步之内就能制止我的行为!「小平!」

  看到何心瑜男朋友已经有所动作,老师也不再劝说何心瑜,而是直接双手架住何心瑜双臂,而我则不管能不能干到最后,想说至少先进入到何心瑜体内,让他们两个都受到震撼教育,再冷静思考这段感情要不要继续.

  毕竟有的男性在女人被其他男人动过后就哀莫大於心死,有的女性则是因为被第二个男人佔有过后就断绝了对初恋的依恋。

  我扶着小小平,眼睛盯着何心瑜虽然不再是处女,却依旧看起来相当可口的粉嫩阴部,耳边则彷彿有天使和恶魔在交战。

  「上吧上吧,你不是也很难抗拒这青春肉体的诱惑吗?你看那F罩杯的巨乳,才刚被开发过的紧窄阴道,还有性感的稀疏毛毛,不只要干,最好插快一点看能不能把精液灌到里面宣示主权哟!」

  码的这小恶魔也太变态了,不过完全戳中我内心邪恶的点.

  「小平,别听小恶魔的,你要断了她们两个复合的念头,就只能把阴茎插进何心瑜的生殖器内了,加油,帮你同学一个忙!」

  小天使正气凛然地劝说着。

  干你妈的你们两个畜生说的不都是同一件事吗!?既然这样,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我回头看着彷彿慢动作急奔的家暴男,再看看眼前表情惊恐的何心瑜,我把马眼对准何心瑜粉红皱摺中的开口,一寸寸地把我的阴茎塞进何心瑜的阴道,然后挺着屁股把龟头挤进何心瑜生殖器的最深处!就在我刚感受到阴茎完整进入何心瑜温暖体内的瞬间,我的身体已经感受到家暴男的阻挡,一个正在性交中的动物理论上是毫无防备很容易被中断好事的,但是我双手紧紧环抱住何心瑜的屁屁,耻骨则仅仅巴住何心瑜的耻丘,加上我本来身材就比他壮硕,他硬扯了几下竟也无法奈我何。

  幸好何心瑜爱吃的结果只有胸部变大,屁股还没大到我抓不住,否则被家暴男这样一扯,我的阴茎一定会脱离何心瑜的阴道,性交到一半被外力中断可称得上是男性最大的遗憾。

  「何心瑜,你给我试试看!」

  发现暂时无法从我这边分开交媾中的两人,家暴男转而威胁起何心瑜,不过何心瑜被老师架住,不是她能决定要不要中断性交状态的。

  其实我本来就想说能插进去就已经很了不起了,没想到家暴男在我背后又扯又推反倒变成我的助力,我只要仅仅抱紧何心瑜的屁股,维持我的阴茎是在她体内的状态,那个畜生所做的任何动作就会变成我快感的来源,他的拉扯反倒造就了我对何心瑜的抽插。

  「干,你三小!」

  拉扯了几下,他发现徒劳无功,不知道是在计画其他的方式还是怎样,我赶紧趁这空档进行正常的活塞运动,难得可以好好品嚐何心瑜的秘壶,我满足地每一下都插到何心瑜的最深处,即使家暴畜牲男曾经用他猥琐丑恶的阴茎进入何心瑜,我也有把握用我的龟头探索何心瑜未曾被佔有的部份,我不时扭动着屁股用龟头刮着何心瑜阴道的肉襞,希望她的生殖器从此忘怀那个曾经粗暴对待她的「前」

  男友。

  冷不防地他又开始来拉扯我,这次我差点就前功尽弃,阴茎随着我的身体被扯出一大半,龟头差点就要离开何心瑜的阴道,幸好她阴道之紧实,竟锁住了我的龟头,让我能勉强保持和她的交合。

  我想这样可不行,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竟然回身给了家暴男一计逆拳,码的,我认真在上课,你在那边鸡鸡歪歪的,给你一个正当防卫.

  「小平你最乖,老师最爱你了,又可以多强调一下观念。」

  陈湘宜老师走到我身边,俯身亲了我脸颊一下,她不再箝制何心瑜,事实上何心瑜也不再反抗,她只是啜泣着承受我在她体内的冲撞,我想要不是她有男朋友,搞不好她也不反对和我在课堂上一同示范。

  「小平刚刚对这位男同学的伤害行为,要在强制性交之外处罚吗?」

  老师转身问道。

  「要吧,可是刚刚老师又说伤害、衣物的毁损是强制性交的『必然并随之行为』,用『吸收关系』包含在强制性交里面…」

  柯柯毅摇头晃脑推敲着。

  「如果是对被害人的伤害,才属於吸收关系;若是后来起意的伤害,或是本来就除了强制性交另外有伤害的犯意,就属於行为複数,必需数罪并罚喔,何况侵害的法益,侵害的对象都不一样了。」

  老师说着走向了家暴男,低头似乎在审视家暴男的伤势。

  我狠狠伺候着何心瑜,双手不再需要紧紧抱住她的粉嫩屁屁,於是我开始玩弄起她的豪乳,要是我没遇见陈湘宜老师,修了这样一堂课,这辈子搞不好连这么完美的赤裸胸部都没机会看到,何况我现在不只双手可以轻捏何心瑜乳头,狎弄这双人间胸器,胯下还可以不带套进行危险性行为,恣意用生殖器在这少女体内翻搅,我的快感节节上升。

  此时的何心瑜不知是已经死心了,已经不再抱存捍卫贞洁的一丝希望,更何况守护这种会打女生的畜牲男的贞节一点意思也没有;她竟然开始闷哼了起来,本来止不住的泪腺已经关上,取而代之的是发鬓的汗水,还有,妈的,阴道内缓缓流出浇上我马眼的温热液体.

  「何心瑜!」

  家暴男看见他名义上女朋友开始沉溺在性交当中,气得大叫,我回头关心了一下状况,发现老师还在检查他的伤势?不对吧,他受伤的是上半身,你干麻碰他的下半身!?我侧着身体一边舍不得中断性交的快感,一边紧紧盯着我们家陈湘宜老师,我的天啊,她在脱家暴男的裤子。

  「你也真是奇葩,看见女朋友跟别人性交也能勃起啊?」

  老师嘟着嘴巴,在家暴男半推半就中脱下他的裤子,露出他虽然勃起却仍然短小的阴茎.

  「这样好了,我的助教干你女朋友,我让你干,表示赔罪好不好?」

  老师说着竟然在阶梯教室总数一百多人的面前开始脱起了衣服,衬衫窄裙之下,赫然是上星期本来要穿给大家看,却因为我白目而失去亮相机会的那套性感内衣!哇咧,老师您有时候也真的是牛脾气,您就一定要好好展露一下身材和性感风韵收买法制组的那些臭男生就对了。

  在法制组的目瞪口呆中,陈湘宜老师除了高跟鞋外,脱了个一丝不挂,坚挺的C罩杯胸部和何心瑜的巨乳不相上下,所谓青菜萝蔔各有所好,何心瑜的丰满美乳比起老师的结实健美体态,我相信选择老师的应该比较多。

  不会吧,老师真的要让外系的干?而且还是已经吃了我们班花后补还忍心对她家暴的这个畜生?「我先帮你弄得更硬一点嘿。」

  老师水灵的双眼抚媚地瞇成了一条线,坐在他面前,也不担心地板乾不乾净,赤裸的屁屁坐在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把一双长腿张得老开,让他欣赏老师完全不输给青春大学生的性感阴部。

  老师仰起身子,一手握住家暴男的小鸡鸡前后套弄,一手则放在自己胯间,以食指和中指分别拨开两片小阴唇,露出甚至比何心瑜颜色更粉嫩的阴道襞来。
  陈湘宜你这浪货,没必要这么便宜他吧,何况刚刚还说要让他干,想起我和老师充满刺激、肉欲的美丽回忆,如果真的有男人当面插进老师身体,我的人生还会像从前一样吗?随着老师两只手指并拢又张开,老师的阴道口开开阖阖,像在诱惑肉棒般地充满生气,还发出「噗啾噗啾」

  的淫水声,幸好大部分同学离老师够远,听不见这淫猥的声响,否则我还真不知道他们对老师的尊敬会不会降低呢。

  老师以夸张的姿势和表情诱惑着家暴男,家暴男只享受了这淫靡的画面不到两分钟,竟然就畏缩着弓起了身子,然后发出厚重的喘息,射了陈湘宜老师满手腥臭噁心的白浊精液。

  即使是老师的手,也不能被他玷污!我赶紧打开老师包包拿出面纸,走到老师身边细心地帮老师擦拭着这令人做噁的精液。

  也就在此刻我才发现,我起身拿面纸时我竟然没有做出把阴茎从何心瑜体内抽出的动作,原来在短短两分钟内,担心老师真的会被畜生干了,我竟然因此软屌,阴茎早就无声无息地滑出了何心瑜的温暖小穴,完全不给何心瑜这极品美少女面子。

  「吸收关系虽然浮滥,却大开了实务上处理的方便之门,反正说理不清,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竞合关系的行为单数就说是吸收关系,就像这位来旁听的男同学,家暴、总是不带套内射才叫女生吃事后药、看到女朋友被别人干还能勃起、当着女朋友面前被他们刑法老师诱惑一下就无节操地接受性服务、还早泄!这些情事分开来看也许没什么大不了,但集合在一个人身上,就是两个字─『人渣』!」
  哇,从没看过老师发这么大飙,而且还是帮人家打完手枪才义正辞严地说教,看来我对她还是不了解,以后小心一点比较妥当。

  老师一边裸着身子,一边像在掷铁饼似地晃着双乳把家暴男的包包和文具笔记本都一一丢到教室外面,然后像在赶狗似地一脚一脚踹着家暴男,直到他被赶出门外。

  不过我想他也算值回票价啦,一个大学美女教授,一丝不挂仅穿着高跟鞋,一脚一脚用笔直白皙长腿轻踹着他,伴随每次出脚是隐约可见的诱人阴部,还有乌黑的阴毛摇曳生姿,小穴的嫩肉开开阖阖,阿嘶~~~我也想被这样踢踢看。
  「小平!」

  啊干,我是不是又做错事了?老师先看了我一眼,然后转而望向我已经缩成一坨的小小平。

  说也奇怪,本来干何心瑜干得好好的,竟然因为误以为老师会被侵犯而瞬间软屌,我想我对老师的依恋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了。

  老师看到我疲软的阴茎,眼波中突然浮现无限温柔,难道她知道我是因为她才软屌?「课堂还没结束,你继续. 」

  继续个头啦,我现在只剩下过期的豆皮寿司,怎么进入何心瑜紧到夸张的小穴?不等我开口,老师已经走了过来,出乎意料的吻上我的唇,一边轻轻抚弄起我缩成一团的小小平,然后蹲了下来,退下小小平丑陋的包皮,而以她香滑的舌尖挑弄我的马眼,刚舔完冠状沟,又把整个疲软的阴茎含进嘴里.

  刚刚发完大飙后随即以前所未见的温柔照顾我的胯下,这样的反差下我马上就勃起了。

  不过我的肉棒并没有在老师嘴里待上太久,察觉我恢复硬度的当下,老师马上扶着讲台,向全班同学撅起她结实白皙的屁股,挺出她大腿根部的女性祕宝,示意要我从后面来。

  我当然是乐意啦,不过本来是干何心瑜干得好好的,怎么现在变成要跟老师性交呢?难道是她被我们挑逗得欲火焚身亟需解渴?我掰开老师两瓣白嫩的臀肉,对於这个我已经享用过十数次的身体我已经驾轻就熟,轻易地让龟头进入她的身体,然后在嫩肉中找到阴茎最自在的归宿,然后三浅一深温柔地干着我的大学教授。

  「如果这是今天小平第二次的强制性交,刑法上怎么处理竞合关系?」
  老师忍住一阵阵袭来的快感,用介於闷哼和正常讲课的怪异声音问着。
  「行为複数,实质竞合。」

  除了几个把实质竞合讲成「数罪并罚」

  之外的同学,全班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回答,然而讲成数罪并罚也是对的,可见老师今天这堂课的成效良好。

  我用背后位冲撞着老师,老师C罩杯的胸部虽然跟何心瑜不能比,在这样的姿势下倒也呈现完美的吊钟状,我的龟头每撞击老师子宫颈一下,老师的嫩奶就旖旎摇晃几下,一波未平一波又随着我的抽插而起,性感非常。

  我迫不及待想在老师体内发射,但是又想起老师说男生内射女生让女生吃事后药很伤身体又不珍惜女性,已有内射经验多次的我竟然有点迟疑。

  「何心瑜今天安全,你去射在她里面,让她彻底忘记她前男友。」

  老师用气音命令我。

  既然老师闻得出费若蒙,她说的准没错,我赶紧抽出沾满淫水的湿润阴茎,走向坐在讲台上,已经停止哭泣,全身赤裸专心听课的何心瑜。

  何心瑜看见我走近,毫无反应地任由我掰开她的大腿,然后也丝毫不扭捏地承受我的进入,虽然刚刚无意间干到软屌而滑出她的身体有点尴尬,但整体互动堪称自然。

  不过我猛然想起,老师刚刚只用气音向我下令,何心瑜应该不知道我还要再跟她来一发的事吧,怎么可以这么自然就张开双腿承受我的入侵呢!女孩子的矜持呢!这一次有了前面的刺激,我很快地靠近了高潮,何心瑜也全程紧紧抱着我,彷彿真的要断了过去一切孽缘般地用阴道记住另一根阴茎的温暖,我满足地玩弄着她的巨乳,龟头也撑开她体内那圈环状构造,也就是子宫颈,大概是她身材娇小,阴道也比较短,我很轻易地就让龟头塞进她的子宫里面,来来回回刮着她的子宫壁和阴道皱摺,留下我的味道和触感,至少短期内她不会记得那个打过她的贱男人,无论是身体或心灵都是。

  现在的何心瑜百分之百配合我的指示,刚刚享受完从背后位欣赏老师吊钟双乳的美景,我把同样的情景在何心瑜身上如法炮制一次。

  我让何心瑜跪在讲台上,像野狗般地享受最原始的欲望。

  她的F罩杯巨乳在这种体位下,像个家庭号布丁,几乎都要垂到讲台上了!
  我干得她香汗淋漓,连奶子的触感也因为流汗而变得潮湿。

  何心瑜的小穴刚被开发,还是很紧窄的状态,我如果把龟头退出一半,都可以看见从她阴道内被拉出的粉嫩皱摺,乳头更是介於粉红色和皮肤间的浅色系,即使是一般而言比较暗沉的菊门,她也保养得非常水嫩,这女孩从里到外都洋溢着粉红色的少女气息,怎么有人舍得打她呢?就在我准备射精的时候,老师竟然又把阶梯教室的门打了开来,原来那家暴畜生还没走,我看到他赤裸的下半身,才想到老师刚刚把人家东西丢出去,人也赶出去,可没把裤子还人家啊!就在那畜生进来拿裤子的时候,我彷彿示威似地大叫:「喔,我射了,何心瑜,我射了好多精液在你体内喔!」

  完全就是我之前在课堂上为了阻止她录音而说出的那段话,当时没想到会有让这桥段成真的一天,当时我只是把马眼抵在她穴口射精,没想到这次真的能进入她的身体,还深入子宫爆发.

  家暴男拿了裤子才刚想离开,不想再目睹或听见任何关於他前女友被干、被内射的过程,汤智伟却在此时堵住了教室门,不让他轻易离去。

  而就在何心瑜第三次高潮的时候,我也达到了快感的顶峰,在她阴道内涌出的温暖液体浇上我马眼的瞬间,我的龟头也不甘示弱地以大量白浆回击,我让龟头撑开她的子宫颈,让马眼抵紧子宫壁后,用贮存一个星期份量的满满精液灌满她的小巧器官。

  就在我滚烫精液沾满她生殖器内部的同时,她突然又哭了起来,我听过有些女生在性交后会有罪恶感而哭泣,但不明就里的我只能傻傻抖着阴茎让残存的精液发射充分,不敢妄动一下,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呜,原来做爱这么爽,跟他做都没爽过,不想做还打我,每次都插进来没几下就内射…」

  靠,何心瑜看来是确实想开了,竟然连这种话都敢当着老师和同学面讲.